首页->新闻专题 


罗荣桓在山大


2010-03-30 14:20:00    

 
      罗荣桓(1902-1963)湖南衡山人。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1924年考入私立青岛大学(后并入国立山东大学)工科预科,1926年结业。参加了秋收起义和长征,先后担任红军连、营、纵队党代表,军政委,军团和红军后方政治部主任,八路军一一五师政治部主任、代师长兼政委,中共中央山东分局书记,第四野战军第一政委,中央人民政府最高检察署检察长,解放军总政治部主任兼总干部部部长等职,为第一、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共第七届中央委员,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感时花溅泪

     1924年7月,罗荣桓和张沈川等同学一路风尘来到青岛,踏进了位于汇泉山东侧的私立青岛大学校门。虽然时值盛夏,但那远处的阵阵涛声和迎面吹来的海风,却使人感到凉爽惬意,暑气顿消。青岛的景色是迷人的,这里风景秀丽,气候宜人,红瓦绿树,蓝天白云,使人有置身画中之感。然而,在那个中国人民饱受屈辱的年代,这里的政治气候又是沉闷并且让人感到压抑的。
     早在1898年,德国人以“巨野教案”为借口强行租占了青岛。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日本又出兵山东,继承了德国在山东的一切特权。后来虽然中国政府在名义上收回了青岛的主权,但实际上青岛仍然处于日本帝国主义势力的控制之下。
     那是1925年4月的一个星期天,清明刚过,暖意融融,学校后面汇泉山上的樱花灿放了。罗荣桓和几个同学到山上去观赏樱花。一路上,他们看到的却是这样一番景象:手提着瓷酒壶喝得酒气熏天的日本男人,梳着高髻、脚登木屐、身着漂亮的和服碎步款款的日本女人,还有那不畏春寒、活泼健壮、早已换上裙子和短裤的日本孩子,他们正三五成群、络绎不绝地来到山上,兴高采烈、旁若无人地尽情欢乐。住在青岛的许多日本人全家都出动了,他们携带着留声机、照相机和美酒佳肴来到山上,纵情欢度日本的樱花节。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路上少有的几个中国人都很寒碜地避在一旁,好像这满山的鲜花是专为日本人开放的一样。
     天气是再好也没有了,煦日当空,湛蓝的天上漂浮着几许白云,像絮,又像是美丽的轻纱;汇泉山上的樱花开得又娇又艳,在耀眼的阳光下,白的像妩媚的雪,红的像灿烂的霞。但是,目睹着眼前的一切,罗荣桓和同学们却再也没有兴致赏花了,那团团簇簇的花朵,在他们的眼中是那样地骄横刺目,盛气凌人。虽然是脚踏在中国的土地上,但在他们的感觉中却似乎是到了异国。罗荣桓的脚步越来越沉重了,他对同学们说:“回去吧, 我们不看这个樱花了。”同学们似乎都在等着他的这句话。他们掉头而去,身后传来的是留声机里日本歌女嗲声嗲气的歌声和一阵纵情的狂笑。
     令人难堪的事情并不止这一次。不久,日方又邀请青大师生参观访问青岛的日舰“比睿丸”号。
     “比睿丸”是当时日本海军的主力舰只,让师生们参观的目的不外乎是向中国人炫耀一下自己的武力。同学们跟随向导沿舷梯上上下下,默默地参观,默默地倾听着同行的朝鲜同学把日本军官的介绍翻译成中文。整个参观的过程,都使人感到气氛十分的压抑。
     这次的参观,使罗荣桓他们想起不久前通过老乡的关系参观北洋海军的军舰“海圻”号的情景。那是一艘用英国的旧商船改装的军舰,舰上的炮只是用来摆样子的,并不能真打,据说一打就会把船身震裂。而这种摆样子的玩艺却是当时北洋海军最大的军舰。
     回到学校后,同学们议论纷纷,有人长叹,有人气愤,有人痛心。罗荣桓说:“中国是一个有四万万五千万人口的大国,有着漫长的海岸线,应当有强大的海军。”
     要建设海军,首先要使国家富强。而要使国家富强,必须发展工业。罗荣桓学的是工科,他希望能成为一名工程师,为祖国的富强尽上一份心力。
    
在“青岛惨案”的日子里

     1925年4月,在上海工人大罢工的影响下,为了抗议日本资本家阻止工人建立工会,开除、逮捕和私刑拷打工会活动分子,青岛纱厂3万多工人举行了大罢工。在日本资本家的要求下,山东军务督办张宗昌拘禁了工会的工作人员。军阀与资本家的倒行逆施,引发了5月25日又一次工人大罢工。5月28日,胶澳督办温树德调集3000多人的军队包围了纱厂,开枪射击手无寸铁的中国工人。工人中有8人当场死亡,17人受重伤。有的工人避枪弹躲进了下水道,惨无人道的日本资本家竟然堵上棉花包,把工人活活闷死在下水道里。至此,震惊全国的“青岛惨案”发生。
     日本帝国主义与封建军阀的血腥暴行,激起了青岛各界的强烈义愤。在党的领导下,由胶济铁路总工会发起,全市各群众团体成立了“青岛惨案后援会”(上海五卅惨案发生后,改称青沪惨案后援会),组织广大群众罢工、罢市、罢课和游行示威。青岛大学的学生冲破校方的种种阻挠,成立了学生会,组织学生们勇敢参加了这场汹涌澎湃的革命斗争。当时,张沈川、罗荣桓都被推选为学生会的负责人。
     学生会决定自5月31日起全校罢课,并建立了总务、财务、写作、演讲、募捐、演剧等组,分头展开活动。根据学生会的分工,罗荣桓负责演讲和演剧组的工作。在那段日子里,他白天带领演讲队在街头巷尾散发小报、传单,演讲青、沪惨案的惨状,募集救济金,慰问死难者的家属,晚上又参加演剧队的工作。经过紧张的准备,同学们在一个戏院里演出了《茶花女》和《可怜闺中月》,戏票义卖的钱交到了青沪惨案后援会,用来支援青岛和上海工人的革命斗争。受青岛学联的委托,罗荣桓还与工科同学彭明晶分赴北京、上海,向两市人民介绍了“青岛惨案”的真相。
     青岛人民这场轰轰烈烈的抗日爱国运动,遭到了日本帝国主义与中国反动军阀的残酷镇压。7月初,张宗昌授意胶澳督办温树德用武力解散了青沪惨案后援会,中共四方区支部书记李慰农、进步记者胡信之等多人被捕。反动当局疯狂地抓人、杀人,青岛陷入一片白色恐怖之中。李慰农、胡信之通过交保释放的青大附中一位美术教员转告张沈川和罗荣桓,说敌人几次审讯都问到他们,要他们赶快转移。在铁路工会傅书堂、伦克忠等人的安排下,罗、张二人化装后到高密农村暂避了一段时间。回校后他们才得知,李慰农和胡信之在他们走后不久即被敌人残酷地杀害了。
     回校之后,他们清查学生会的账目,发现还有义演募捐的余款二百多元。在多数同学的支持下,他们把这笔钱作为抚恤金交给了胡信之烈士的遗属。在罗荣桓等人的帮助下,胡信之的母亲和妻儿乘船去往大连,离开了这块洒下了亲人鲜血的是非之地。

{作者:黄瑶 邹宗良  来自:《百年纪人》P191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建华}



   ■ 发表评论
你的称呼 (注:可以不填,不填视为匿名)
     查看评论

.:山东大学新闻中心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