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专题 


皮肤科专家尤家骏


2010-03-29 13:51:00    

  
     尤家骏(1898—1967),山东省即墨县人。1926年毕业于齐鲁大学医学院,获加拿大多伦多医学博士学位,曾任齐鲁大学医学院、山东医学院教授(一级)。1956年担任副博士研究生导师。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第1、2届省政协委员。曾获山东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和省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特等奖)。在国家级和国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30余篇,出版专著和教材8部。是我国麻风病防治专业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享有很高声誉。
    

     尤家骏教授别名修之,出生于即墨县农村一户贫苦家庭,祖父及父亲均当过佃户,为周姓大户看守墓田。祖父下关东做木工多年,才置下薄田数亩、草房一座,脱离了佃户处境。父亲尤开纪,农闲时当货郎,走村串户卖针线,以贴补家用,但无力供孩子入学读书。他叔父在读私塾时因人品好、学习好受老师器重而免交学费,中了清朝秀才,后到济南,在私立商埠小学教书,当了校长,把尤家骏领出来上学。1915年他小学毕业后考入济南第一师范学校。由于当时小学教员月薪很低,只有14元,而且还不容易找到空缺的职位。他以为学医找饭碗比较好办,遂于1918年9月未等毕业,就考入齐鲁大学医科,次年参加“五四”爱国运动,担任秘书。1922年,叔父因肺结核病逝,断了学膳费来源,靠亲友帮助才读完了大学。全班86人,因屡遭淘汰,只剩24人,而像他刻苦读书又踏实学习的人,才成为21名获医学博士学位中的一员。当时他认为办医学应当这样,才能造就好医生。由于第四年时他喜欢上了皮肤科学,深得院长兼皮肤花柳科主任海贝殖的赏识,所以他1926年毕业后被留在齐鲁医院皮肤科工作,因他嫌月薪太低,2个月后转入泰安博济医院工作一年,后又被要回济南,历任齐大医学院皮肤科讲师、副教授、教授兼系主任。
     由于他努力工作谦虚好学,1932年8月被海贝殖院长送到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皮肤病院专修,深造一年。留学时,因外国人看不起中国人,所以他发奋自强,刻苦钻研,把所学的知识和技术形成为详细的笔记和画图,并和其他珍贵资料一起带回国内。回国后接替海贝殖兼任济南麻风病疗养院院长。
     1934年海贝殖回国,尤家骏又接任齐鲁医院皮肤花柳科主任。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齐鲁大学内迁四川成都,尤教授因病在出发不久即返回济南治疗和养病,病愈时济南已沦入日寇之手,无法成行。1939年齐大医学院院长请张汇泉教授来电催尤家骏赴成都教课,正要准备动身,赶上留守的施尔德院长竭力挽留,共同支撑着齐鲁医院工作。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该院的英美籍人员均被抓入潍县集中营,齐鲁医院被日本侵略军占为陆军医院,市民看病很不方便。1942年2月他和一群老同事到新成立的济南市立医院工作,亲任院长兼皮肤科主任,继续为市民健康服务,并借此保存了不少医疗器械。抗战胜利后,他于1946年又回到复兴的齐鲁医院任皮肤花柳科主任、教授。这前后,南京国民政府卫生署长刘瑞恒多次以借、调的名义请尤教授到中央医院工作,均被拒绝。他早就看透了其居心:政府官员许多人患有性病,叫皮肤性病一流专家伺候他们,保这伙腐败分子继续享受花天酒地的生活。他不干,因此得罪了他们。
     1947年8月,他到美国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中心医学院专修皮肤科一年,对皮肤霉菌学和皮肤组织病理学作了重点研究,带回一些稀有霉菌菌种和重要资料,回国后率先开展了皮肤病组织病理诊断工作。1948年4月,他自纽约赴古巴首都哈瓦那,代表中国参加第五次国际麻风病学术会议,会期13天。在大会上,尤家骏教授语惊四座,以丰富的实践经验说明麻风病并非不治之症,驳斥了某些外国传教士们,特别是英国某传教士的危言耸听、谎报疫情,把中国描写为麻风之国的无稽之谈,引起了强烈反响。要回国了,美国朋友问尤教授:“你回国不怕共产党么?”他回答:“不怕,共产党能成功,肯定有他的优点,美国不是我常待之地,中国更需要我!”
     1948年9月,他按计划准时回到济南家中,第二天就听到解放军解放济南的炮声。由于他家离老城坤顺门很近,攻城前解放军拟在他家安电话总部,他痛快地答应了,晚间就在医院内过夜,白天回家见官兵一致、态度和蔼、行动稳重、纪律严明,一个多月的谈话、交往,给他良好的印象。济南完全解放后,解放军战士临走时很客气地对他说:“请检查少了什么,损坏了什么,一定照价赔偿。”他认为解放军对群众秋毫无犯,是从未见过的好军队,全家人高兴地送走了他们。
     1950年11月,山东省卫生厅抽调30名医护人员组成省麻风病调查队,由尤家骏教授亲自讲课、带领实习,学习半个月后,尤教授一起参与对7个县历时3个月的实地调查,并作技术指导,写出专题报告,为新中国建立麻风病防治机构、加强防治工作提供了第一手资料。他还受国家卫生部的委托,于1951年、1954年、1955年和1957年四次在济南举办全国性高级师资麻风病进修班。1952年他还亲赴甘肃省主持西北卫生部举办的5省麻风病高级专修班,并受卫生厅委托在山东、广东省举办了中级麻风病防治进修班。1964年受卫生部委托,山东医学院承办全国皮肤病理学习班,主要由尤家骏教授讲课,并协助指导阅病理片。他为全国培养了大批皮肤病学专门人才。此外,他还担负越南留学生培训工作,有良好的国际影响。
     尤教授的严谨治学态度有口皆碑。他写的字好,固然是他勤学苦练的结果,也与他上过一段私塾打下良好书法基础,再加上中过秀才的叔父长期严格要求,丝毫不敢懈怠有关。他出身于贫寒家庭,深知上学的不易,因而非常珍惜时间,尽量学得知识多一些,本领练得好一些。这其中便有练书法上的功夫。上了师范,是为当名好老师,必须练一手好板书;又上了齐鲁医学院,更是为当名好医生,写好病历;远大目标是当教授,在课堂上、论文上,没有好字,既是对学生、对别人不负责,更是对不住自己的面子。因而几十年如一日,练就一笔正楷书法。原齐鲁大学医学院张汇泉院长为便于本院职工的工作、生活和病员群众的查询,将齐鲁医院当时的主要建筑物分别命名,专请擅长书法的尤家骏教授工笔写就,标于各楼醒目位置,院貌为之焕然一新。
    

     尤家骏教授从事皮肤科医疗、教学、科研和社会卫生工作40余年,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早在1927年尤家骏即以抗酸染色法检查麻风杆菌,并熟练地掌握了梅毒螺旋体的检验方法,1928年已用铋剂治疗梅毒病。1930年在国内率先开展头颅浅部霉菌的分类与鉴别,并建立了霉菌实验室,对一些皮肤病的病因和诊治进行了研究。他的突出成就在于对麻风病的防治研究成果。1950年他在中华医学杂志发表“现代麻风分类及治疗”,成为国内外麻风病专业的经典论著。其后他在中华皮肤科杂志等学术刊物陆续发表“麻风病讲座(一)、(二)、(三)”,“麻风病与婚姻的关系”,“麻风病的治疗”,“替彼松治疗麻风病报告8病案”、“麻风病的病理学”,“罕见的瘤型麻风病例”,“世界上最年幼的麻风患者”,“结核样型麻风纯神经炎”,“五年来麻风病防治工作的发展”,“麻风病防治的新发展”,“广东、陕西麻风病防治情况”,“播散性黄瘤样型麻风一例报告”等一系列具有指导性的麻风病专题论文,对他在国内创用氨硫脲、替彼松药物疗法、氧气疗法、中药苦参疗法(与省中医院韦继贤院长合作首创)治疗麻风病的良好效果报道后,被迅速推广应用,获得很大社会效益。在治疗过程中,他还对瘤型麻风的淋巴结和皮肤病变进行了组织学的对比研究,发现了世界上第一例罕见的瘤型麻风患者。此外,他还应用麻风菌素联合卡介苗注射预防麻风病。同时他总结大量的临床实践经验,撰写了《麻风病学概论》、《新麻风病简编》、《现代麻风分类与治疗》、《麻风病手册》、《麻风病图谱》、《麻风病学讲义》等麻风病专著,对麻风病的历史、病原、传染、分型、症状、诊断、治疗、预防以及流行病学等进行了系统而详细的阐述,对全国麻风病防治和科研、教学工作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当之无愧地成为我国麻风病学权威。
     1951年,他在我国首次发现并报道了黄色酿母菌,并探讨了硫酸铜、碘剂对该病的治疗,还用浅层X线治疗孢子丝菌病,均为国内首创。他还开展组织疗法、睡眠疗法、冷藏血等疗法治疗各种疑难皮肤病,均取得满意效果。
     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出于对群众健康的关心,上级卫生行政部门批示医院专建麻风门诊。尤家骏主任主持规划设计,在原门诊病房楼(现科研楼)皮肤科门诊外面修建了麻风病专科门诊,向外单独开门,自成系统,严格隔离制度,避免交叉感染,尤教授亲自主持工作,带领几名医师轮流应诊。
     尤教授是一位真正献身医学事业的科学家,他从不排斥外国的先进经验和祖国医学的传统经验,只要是对病人有好处,他都使用,如前述组织疗法、睡眠疗法外,他于1953年还研究和采用了苏联先进的驱梅疗法治疗梅毒病人;除用苦参外,他还研究过用中药鸟哥黄治疗麻风病的课题。他在1934年接任麻风病疗养院院长期间,以高度的敬业献身精神,不怕脏、不怕累,更甘冒风险亲自到病房诊病。他对每位麻风病人同情、体贴,从不歧视,平等对待,体现了一名医生的高尚职业道德。他常常穿着普通隔离衣检查病人,带头消除对麻风病常有的恐惧心理,给青年医生、医学生和家属群众留下了深刻印象。他在长期医疗实践第一线,做了大量艰苦细致的观察研究工作,为麻风病、性病和其他皮肤病的防治进展做出了突出贡献,成为国内外知名的皮肤性病和麻风病专家、学术权威。除前述麻风病专著外,他还受国家卫生部教材编审委员会委托编写了《皮肤病及性病学》,被列为全国高等医学院校统一教材。
    

     尤家骏教授以出色的工作对新中国医学事业的发展和人民保健做出的特殊贡献,被选为第二届全国政协委员和第一、二届山东省政协委员,并于1956年光荣地出席了山东省先进工作者代表会议,获个人先进特等奖。同时获山东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其主要先进事迹有:
     中华医学会皮肤病学会委托尤教授牵头备函邀请全国麻风病专业工作者撰写麻风病论文34篇,经详阅、修改并提出意见,最后评选出26篇,编辑成《麻风病专号》,于1956年1月出版,其中收录尤教授的论文最多,共有4篇。这对全国麻风病防治工作起到了很大指导和推动作用。
     他于1956年9月参加卫生部组织的麻风调查防治组,到广东、陕西调查研究并指导麻风病的防治工作,做专题报告13次,到处受到热烈欢迎……
     其高尚的医德医风、精湛的医疗技术和对我国医学事业的贡献足以使他成为全国医务界的代表人物。
     然而,尤家骏教授这位倍受尊重和赞扬的名专家,在“文化大革命”中却被“四人帮”反党集团强加了种种污蔑不实之词,惨遭迫害,致使其精神失常。在患病期间仍被强迫劳动,因而病情恶化,于1969年2月13日不幸逝世,终年71岁。
     1978年7月20日,经上级领导同意,山东医学院召开了全体教职工大会,对尤家骏教授予以平反昭雪,恢复名誉。强加给他的“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等莫须有的罪名一律推倒,并举办隆重的追悼会,将其骨灰盒安放到济南市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园干部堂。

{作者:田道正  来自:《百年纪人》P39  编辑:新闻中心总编室  责任编辑:建华}



   ■ 发表评论
你的称呼 (注:可以不填,不填视为匿名)
     查看评论

.:山东大学新闻中心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