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专题 


“骨科圣手”赵常林


  2007-03-23 11:00:00    

  
     赵常林(1905~1980),山东省黄县人。1930年毕业于齐鲁大学医学院,获加拿大多伦多医学院博士学位。曾任齐鲁医院、山东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山东省1~4届政协委员等职,获山东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他是新中国骨外科学开创者和奠基人之一,对骨外科医疗技术有很深造诣,被誉为“骨科圣手”,在国内外享有盛名,是山东医学院一级外科教授。
    

     赵常林,别号胜泉,出生于胶东农村一个教师家庭。父亲赵丙辰,曾中过清朝秀才,任家乡初级中学语文教员。家中仅有瓦房三间,地无一垅,弟兄7人,他排行第六,因此生活较为拮据,靠父亲的微薄薪水和几位伯父下关东当店员寄点钱来供他上学。14岁时他考入黄县县立中学,当过学生会干部,并与同学们参加抵制日货运动。1923年考入齐鲁大学医科,经历了国民革命军北伐和“五三”惨案,曾参与救护受伤百姓。26岁时毕业留校,任齐鲁医院外科住院医师,1933年加入过抗日救护队,并到北京后方医院服务,于1934年7月调入北京协和医学院骨科任助教、讲师。1937年5月,应母校之邀,又回到齐大医学院,任外科副教授、齐鲁医院外科主任。1942年2月,由于侵华日军占领了齐鲁大学,将齐鲁医院强行改为日本陆军医院,他又受皮肤科主任尤家骏之邀,到新成立的济南市立医院任外科医长,继续为民众服务。抗战胜利后,他立即回到齐鲁医院担任院长兼外科主任,承担了复院重建的艰巨任务。一年后,他获准到美国纽约骨科医院留学一年。临行前,他的朋友、济南成通纱厂经理苗海南借给他200万元法币作出国路费,才得以成行。在美国,他一面做事,一面抓紧学习西方先进医术,以便为祖国和人民健康服务。回国后继任院长、外科主任、教授。
     济南解放、新中国成立后,赵教授积极响应党的号召,努力参加各项社会卫生工作和推行中西医结合事业。1949年12月,他和全市医务界知名人士以团结中西医药人员为宗旨,发起并成立济南医学讲习所,次年改名“市医务进修学校”,招收开业的中西医务人员业余学习中、西医药学,培训中西医结合人员。并带领院内18位专家分任各科课程的临床教师,与省立医院共同承担实习任务,为新中国培养了大批医药骨干。
     1950年春,他参加鲁中南灾区慰问团医疗队,调查和治疗营养性水肿等疾病月余。同年任济南市医务界抗美援朝推行委员会常务委员,动员和参加抗美援朝医疗队下乡工作数次。此外,经常受邀参加省立医院、市立医院、铁路医院、工人医院的会诊,并亲自协助施行手术。
     1953年赵常林教授加入中国民主同盟,并担任民盟济南市常委。在党的领导下,他关心国家大事,认真做好参政议政,还要求院内盟员除做好本职工作外,要积极完成医院中心任务。由于当时内、外、妇、儿、皮肤、眼、耳鼻喉、口腔等主要科室负责人和业务骨干都是盟员,因此医院的医教研各项工作发展很快。
     1955年,山东省成立西医学习中医委员会,由16名中西医专家组成,赵常林院长为委员之一。他除负责和推动全省西学中工作的开展以外,并在院内具体落实党的中医政策,让各科选派专人参加统一举办的脱产或在职学习中医班,在日常业务学习中注重应用中医或中西医结合知识,要求多请中医会诊等,尤其是按省卫生厅要求,选派了出身于中医世家的内科肖珙医师代表山东赴上海参加卫生部举办的全省首届西医离职学习中医研究班,为期三年,使之成为我省及我院中西医结合事业的带头人。
     1956年,国家要求著名专家培养副博士研究生,赵常林教授被指定为导师,招收了骨科专业的副博士研究生,培养高层次专业人才。
     同年,赵教授获得山东省卫生系统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其先进事迹主要有:
     行政工作方面:在完成院长行政工作外,还兼任着外科主任一职。他很重视科内会诊,每次都是亲自主持并保证开好,取得成效。有一次他应休假一个月,结果公出开会24天,回来后一天也未补休。夜间有急症手术或有急事需他解决,也是加班及时完成,甚至彻夜不眠,从不影响白天的工作,毫无怨言,起到爱岗敬业的表率作用。职工如有问题,他均掌握原则,妥善处理。如有人患病需休养,要求到不该去的休养处或不该用的药品,他能做好耐心细致的思想工作,以理服人,以情感人,处理得当;他的工作态度认真,诚恳、热情,因而与院内外的群众关系非常融洽协调。大家与赵院长谈话都无顾虑,畅所欲言,对改进医院工作很有利。同时科内团结好,有事和大家商量,均能按期完成上级下达的任务。他很重视人民来信来访,如问病、表扬或提意见,都亲自回信和接见,给予满意答复,尽力维护医院的良好形象和声誉。
     医疗工作方面:对科内提出需要讨论的病例,他都参加,并以负责的态度提出意见,作出决定。必要时他还亲自诊视病人,安排时间去处理。一位病人小指感染,已10个月不能工作,每天到门诊换药。他发现后仔细询问和检查,提出具体治疗意见,半个月即痊愈。他以此例教育大家不要忽视小的手术,不因其小而马虎,否则可能因小失大。他在医疗工作中随时以身作则教育职工注重勤俭节约,绝不浪费器材和药品。如有一次他帮一位医生做椎板切除术,就不在无菌手术切口内用抗生素,强调不依赖药品,而是靠医生努力提高无菌技术;一次协助做髋关节手术,动作轻快准确,出血少,不必输血,甚至不用输液,这样不但节约了血液、药品,而且对病人有利。其它像如何节省纱布、棉花、石膏等,他都有小窍门,边讲给大家,边作示范,并讲解节约与疗效不矛盾、既能节省医药资源,又减轻病家经济负担的道理。除在本院进行诊疗工作,他对兄弟医院给予以技术指导和无私帮助也是常有的事,仅1955年他就外出协助手术44次,而且很多都是利用休息时间去的,全市的医院几乎都去过。他还利用参加全省卫生工作会议之便与淄博市卫生负责人联系好派医生到该市帮助骨科业务的开展和提高,受到广泛赞誉。
     教学工作方面:他除完成医学院的课堂授课外,接受兄弟医院进修医生逐年增多,他总是亲自讲课。对科内医生随时进行指导。如在门诊,对住院医生及实习生,教他们简化的开口引流术,病人痛苦最少,着力改变轻门诊、不重视小手术的倾向;为培养职工独立思考,他常结合病案提出各种问题让大家回答,最后结合课堂讲授内容进行总结,形象生动、印象深刻。为尽快培养人才,他放手大胆地让年轻医生独立手术,发挥创造性,他在旁边指导,技术提高很快。同时,他对护理临床教学也很重视,常与护校负责人接洽,想法协助助,凡护士在本院实习者,他均能随时进行现场指导。如在门诊上石膏时,他专门叫来实习的护士作示教。
     科学研究方面:他很注重发挥集体力量,大力帮助与推动全科同仁的科研工作,对下级医生的论著都能协助完成并仔细审阅,提出详细的修改、补充意见,此外,他还对山东医学院学报送来的稿件认真审阅,提出具体意见。先后在国家级和国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20余篇,主编《急症外科学》等专著和教科书5部。1956年担任副博士研究生导师,为国家培养大批专业人才,对骨外科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
    

     赵常林教授长期从事外科医疗、教学和科研工作,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他技术精湛,医技全面,一专多能,对外科领域不同专业的手术都很在行,因此,在解放前后人员严重缺乏的情况下,他身为一院之长,仍然经常亲自主刀,熟练地进行妇产科和眼科手术。
     他早在1947年就在国内领先开展麦氏截骨术治疗股骨颈骨折、用肌腱移位术治疗婴儿瘫后遗症,1949年又率先开展股骨粗隆下截骨术、全距关节及足三关节融合术,1950年开展膝关节半月板切除术,1952年开展腰椎间盘突出症开窗法髓核摘除术,1955年开展脊柱侧凸畸形楔形切开矫正脊柱融合术等,均为国内率先开展和首例成功,其他在省内领先开展或首例成功手术不计其数,为我国及山东省骨外科学的医疗技术发展做出开创性贡献。
     赵常林教授不但医术精湛,经验丰富,而且医德高尚、作风纯正,平易近人、和蔼可亲,说话幽默风趣,而又不落俗套。无论在担任院长、科主任期间,还是当教授、医生,工作作风一贯认真扎实,堪称典范,有口皆碑。他是名人,省内外找他诊治的病人络绎不绝,他是来者不拒,一视同仁,热情接待、从无厌烦,仔细检查、绝不马虎,常常耽误了他休息的时间,无怨无悔。由于病人慕名而来,专找他看病,所以他诊桌上经常堆满病历。有时年轻医生怕他实在太累,想去帮他一下,他却总是说:“我晚走一点、累一点没关系,只要病人满意就行了。他们从大老远来看病,花很多钱,吃住不方便,很不容易啊!”他替病人想得很多、很具体,深深教育了职工们。
     赵教授社会兼职很多,担任多个学术团体、专业杂志的领导职务,既是市人大代表,又是省政协委员,每当人大、政协开会或外出视察时,他总是预先告知下边医生提前到病房,以便交待工作,但是下级医生到病房时,他常常已早到多时,并把病人看过一遍,做好了工作安排。他将哪床病人该做何处理、是否更换石膏、何时手术、何时出院等等,一一交待清楚,这才放心地离开医院。
     他虽名声远扬,但始终保持着谦虚谨慎的态度和作风。有一次,他的一位朋友因患胃癌,执意要请赵教授主刀手术,赵教授考虑再三,虽然自己完全有把握做好胃癌根治术,但自己已分在骨外科专业,不应再包揽普外科的手术。于是他找到普外科的刘修炳教授说:“你是普外老手,这个手术由你主刀,我做帮手”。刘教授很高兴地答应了,两人密切配合,顺利完成了手术。
     刚毕业分配工作的住院医师常常有浮躁情绪,穿上白大衣就摆出个大大夫的派头,不再像当实习医生时候的踏实苦干劲了。赵教授认为这是当医生的大忌,必须加强教育引导,他教育的方式很特别:查完房后,他对坐在医生办公室的所有年轻医生说:“你们知道住院大夫是什么意思吗?英文叫House staff,意思是房屋的支住,转化为住房的主人。住院大夫就要呆在病房里,不能随便外跑,细心看护你的病人,随时关心病情变化,以便打下当一名好大夫的扎实基础”。
     1979年下半年,赵常林教授已近75岁高龄了,而且患有严重的脑血管病,可他仍惦念着《急症外科学》第二版的编写及出版工作。当该书的全体作者前往山东医学院建设楼宿舍看望老院长时,他已瘫软在床,疲惫无力,对围坐在他身旁同事和学生们的问候,已不能回答,只能艰难地睁开双眼,深情却又满怀期望地扫视一下这些亲切的面孔。张振湘教授代表在场的刘福龄教授等人躬下身对他说:“你主编的第二版《急症外科学》,我们一定把它改好、补充好,字数增加了一倍,上海科技出版社已计划明年一定出书,您老放心吧!”他微笑着轻轻点了一下头,便又昏睡过去了。第二年一开春,一生坎坷却笑傲以对的赵常林教授离开了他始终为之奋斗的医学事业,溘然长逝,但他无私无畏的高风亮节、豪爽豁达的音容笑貌,以及上台演出京剧时的动人形象,却永远鲜活地留在世人记忆之中。

{作者:田道正  来自:<<百年纪人>>    责任编辑:建华}



   ■ 发表评论
你的称呼 (注:可以不填,不填视为匿名)
     查看评论

.:山东大学新闻中心主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