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人西乘鹤  凤凰东涅槃

——追忆敬爱的伯父邓从豪院士

2000117日是伯父离开我们两周年纪念日。每逢这一日子来临,我的心情就愈来愈难以平静,刻骨铭心的往事伴随伯父的慈祥笑容不断在我眼前闪过……

伯父与我有着大海一般的深重恩情,我的整个人生旅程,无不与伯父言传身教息息相关。直至今日,在我的心目中,他老人家似乎根本没有走,因为他那祥和的音容笑貌、淳淳的教诲时时萦于耳际,浮现于眼前。

我记得从尚未懂事这日起,伯父的名字便早已闻名遐迩。家人和乡亲们时常给我讲他是如何从一个穷苦农民的孩子,经过自己的艰苦努力与拼搏,逐渐成长为一名卓有成就的科学家、教育家的动人故事。伯父的成功为家乡,为他曾就读的小学、中学及至大学带来了巨大的荣光,也为孩提时代我心目中的伯父形象罩上了一层神秘的光环。从那时起,我就暗下决心,要以伯父为榜样做出一番事业,为父母、更为家乡父老增光添彩。也因此,我常常写信给他谈自己的理想,谈学习体会。他总是每信必回,字里行间无不显现出一位高尚的科学家的崇高品格、深邃的眼光和对科学事业孜孜不倦的追求精神,也饱含着他对我们的一片期望。每当回首往事,展读这些宝贵的家书,我总不禁热泪盈眶,恩绪万千。虽然我至今尚未取得什么很大的成就,但如今能走出穷山乡,完成大学直至研究生学业,成长为一名堂堂的大学教师无不得益于伯父的榜样恩施的福荫。

二十八年前的一个星月明的夜晚,我第一次见到了伯父。从儿时就一直崇拜的偶像突然之间来到面前,刹时间只感到幸福无边。那是1972年的事,当时他为处理祖母丧事而回到家乡的,而我刚刚读完小学一年级。伯父那时就教育我,从小就要勤奋学习,将来做一个于自己更于社会有用之人的道理。不仅如此,他还每天辅导我读书学习,甚至做很多具体的习题。有一道需要画表格完成的算术题,经伯父几番指点后豁然开朗的情景,虽经几十年风侵雨袭,至今仍历历在目。那时由于年龄太小,曾天真地认为,伯父会在家里呆上很长时间,因而当几天后伯父匆匆返回时,突然觉得有巨大的失落,使我痛心切肺的哭了好几天。

以后随着年龄的增长,看见和能记忆的事情逐渐增多。但在我记忆中的伯父尽管自己是一位非常清贫的知识分子,尽管自己还有三个需要抚养和教育的孩子,尽管自己还需要其它方面的花费,却还是常年拿出一笔观的资助身在农村的父母、弟妹和他的养父母及养姐,五十多年如一日,从未间断过。不仅如此,由于伯父还有一种特殊“爱好”——那就是特别推崇学业做得好的青少年,因则他还从微薄的收入中再挤出一部分捐献给家乡集资办学,以及设立优秀生奖学金。在老家与我同辈的后人中,我算得上是相对的出类拔萃的一个,因而从小学到大学都享受着伯父来自学习方面的一份份特别资助,小到笔记本参考书,大到手表收录机等物品,无不渗透伯父大海一般深厚感情和他那无私的爱心奉献。没有伯父的鼎力相助,我难得能有今天。

由于前些年忙于研究生学业,以后又在高等学校中执教,努力耕耘科研领域,很长一段时间未来济南看望伯父。遗憾的是,我正准备借出差之机到泉城探望伯父,向他老人家汇报侄儿的工作成果,却意外地先收到伯父已经作古的消息,我心中只感到翻江倒海般的难过,我知道,自己永远失去了这样的机会,歉疚与悲痛,只能使我久久的无话凝噎。

伯父最使我敬佩之处是他那顽强拼搏精神,崇高敬业精神,他于无声处的身教是晚辈学用终生的财富。也许由于他出身寒微完全领先自己不懈努力才奋斗出来的缘故,伯父总是反复教育晚辈务必依靠自己的能力去寻求发展,不要动辄存依赖他人之心。事实上他是这样做的,我们晚辈们能陆续完成国内国外的各自学业,除了从他那里获得宝贵的精神鼓励外,其余全部靠自己的努力。

伯父把自己的整个生命都交给了他的事业。他嗜学如命,惜时如金。八十年代中期他做山东大学校长期间更是忙碌,当我要同他长谈一次时,他竟说,你先总结好大意后再对我说,因为他实在没时间。他的作法虽然使我感到有点无奈,但更从心底佩服。

伯父从事的是化学领域的基础理论研究,是将数学物理的方法用于研究化学基础理论中最困难的电子相关问题,这种工作是枯燥万分同时又极其清贫的。但他从不计较这些,而终其一生的做下去直至他谢世的当日仍在伏案工作,这种敬业精神之可贵科可以惊天地,泣鬼神!终于积劳成疾的伯父猝然撒手而去。他走的是那样安祥,那样行色匆匆,摊开的演算纸上布满精密、复杂的数学推导,旁边还摆着未来得及插上笔帽的钢笔。但笔中的墨水却从那天起随着一个充满智慧和人性的大脑的停转而永远的凝固了……

敬爱的伯父一生没有闲逛过商店、马路,他的毕生精力全部倾注给了中国和全人类的科学和教育事业。所以,当他走后,晚辈们特意让灵车驶经济南最繁华的泺源大街和大纬二路,就是想让他老人家看一看他生活了几十年却无暇欣赏的泉城美景啊!

伯父去了,去了另一个世界。愿他去的是一个极乐世界,在那里他老人家不再那么辛劳和忙碌;愿他去的是一个不朽的世界,去那里,他能获得生命的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