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从豪日记摘抄*

              学习和掌握科学分析方法       1965.11.12

       《中国的红色政权为什么能够存在》是毛主席分析事物,把它提高到理论认识的文章。毛主席常教导我们要敢于革命,善于革命,将革命中遇到的问题作科学的分析并提高到理性的认识,这就是善于革命的一环,因为只有这样才能有坚定的革命性,才能制订出正确的方针政策。

       分析革命中遇到的问题不外两点:1).根据马克思列宁主义和唯物辩证法;2).根据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每一个重大事件之中和事件之后都应有这些分析。对搞科学的来说就是不仅要有决心,恒心去首创一些东西,还要注意学习分析和掌握分析的方法并把每个重大问题的分析记录下来。科学分析不外:1). 根据已有的科学原理;2).根据实验材料作逻辑推理,准备创新。必须要记录下来,否则不易前进。

科学必须注意假设和推理       1965.11.28

π介子的发现是很富有启发性的,首先是(1899)年和1900年发现,绝缘好的验电器放电时,纯净干燥的空气具有少量的传导性,起先以为这是有放射性物质存在于空气中,实验中,如果这个假设是对的,则在低空比在高空的放射性多。Hess用风球把仪器升至高空,发现在高空的放射性较强,Hess因而想到这些放射性是来自地以外的。

    1.仔细的实验现象的观察

    2.作可能的假设及其相应的推论

    3.做实验来仔细验证

    这几个步骤说明了科学实验的过程。对于基本粒子也要学会这个方法,但也要先注意科学家已有的工作。同时我们读书和查文献时也应注意对别人的假设多作推理和验证的工作。

                         1969.11.22      

今天的参考消息报導,美国的Gell-mann获得诺贝尔物理奖金。

Gell-mann获得今年的物理奖是因为他在基本粒子理论上的贡献,他提出SU3模型将基本粒子分类,他在这个模型的基础上又提出“夸克”作为基本粒子的结构单元,据说澳大利亚的悉尼大学已经找到了“夸克”。他还提出奇异粒子的奇异数。澄清了K0介子有两种,确定宇称不守恒下,弱作用的普遍费米型等等。

Gell-mann在基本粒子理论方面是个有名的人物,现年才40岁,而在13年前就提出了普遍费米弱作用,实验上证实夸克的存在将在物理学上引起很大的进步。

       在基本科学方面,我们还远远落后于人家,而文化大革命以来,我们在这方面的工作完全停顿了,也没人敢去再搞它了,这样下去,将来更要落后。

      注:*因年代久远和本人字迹潦草,个别字迹可能有误。

                            愚公移山            1970.10.6

       1965年的124日写过愚公移山的日记,当时指出自己头上有两座大山:科学上无成绩的山和失眠的山。

       失眠这座山看来已经铲平了,现在基本可以做到不会连续几天失眠。       科学上无大成绩这座山则依然未铲除。

       铲平失眠这座山与大力同它作斗争分不开,经常总结经验换来了规律性,这就是: (1). 不恐惧自己不能入睡;(2). 养成睡眠习惯,即在规定的时间内睡觉,起床;(3).  健康的心身,必要的运动,活动及乐观的思想(革命乐观主义)。

       什么时候能把科学上无成绩这座山也铲平?这就要看我自己斗争如何,总结经验如何而定了!首先要树立起搞科学研究是为人民作贡献,不要在思想上有动摇,其次要掌握科学方法:

    (1). 抓住科学的主要矛盾,现在是搞激光了,不得不大部分精力放在应用方面,要在应用方面作出一些成绩来。在激光方面也要考虑它的理论方面,如激光化学反应,激光光谱等方面。在基本粒子方面还值得花大力气注意,夸克理论未必可信,Boots trap模型也不一定就没有问题。

    (2). 注意科学方法。要注意物理概念,首先要抓物理概念,在有了概念之后还要用数学表达出来,使它更深入。

    (3). 要动手。不要只在空想,而要动手,要切实动手算,把思想表达出来。

    (4). 要写。积极的算还要表现在写出来。

访问纽约            1974.6.28

       25日下午,在阴沉沉的天气下来到了有名的城市——纽约。这几天忙于科学参观没有去看市政建设及名胜古迹,只是从车上暸望,已可见车水马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

       但是作为一个搞科学的人,我觉得最有意义的是昨晚到李政道先生家里作客,与李政道先生和吴健雄先生相会。李先生是理论物理学家,研究基本粒子,发现弱相互作用宇称不守恒(与杨振宁先生获诺贝尔奖金)。吴先生是实验物理学家,用实验证明了宇称不守恒,美国曾给予科学奖,现为美国科学院院士。二人都是当代著名的物理学家。过去我曾想研究基本粒子,从58年起到72年看了几十年有关基本粒子的书和一些资料,也有一些概念,但由于杂务,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没有足够条件进行这方面的研究。吴先生年纪比我稍大,李先生比我年纪稍小,我们都是同时代的人,年轻时都有志于在科学上做点事,现在比之李,吴二位先生自愧马齿徒增,年华消逝而已,当然我以为祖国人民服务而自豪。……晚上,翻看了一下李政道先生送的哥伦比亚大学的化学教学改革材料,我觉得这个改革是好的。我觉得我们应该客观地分析各种事物,合理的,好的,我们就接受,就吸取,这样我们才会进步更快。当然,我们不应盲目地、不加分析地一古脑儿什么都照抄,这连科学态度也是不够的。